• QQ空間
  • 收藏

一年輾轉21國,獨行者竇雨佳愿做中國田徑人的眼睛

| 2018-12-05 閱讀 47

2016年里約奧運會,竇雨佳現場采訪田徑比賽。


輾轉21個國家,采訪了青奧會、室內田徑世錦賽、亞運會等30余場比賽,一年中有一半以上的時間離京采訪,這就是田兵的2018年。“一方面記錄世界田徑的脈搏,記錄中國隊的表現,另一方面,我和中國田徑隊的好多隊員都是好朋友,也是為他們加油助威。”基于以上雙重意義,田兵的2018年過得比過去幾年更加“瘋狂”。


田兵是誰?這個名字在中國田徑圈家喻戶曉,他是奧運史上第一個以自媒體身份獲得田徑項目采訪資格的記者,無論是運動員、教練員、相關組織官員,還是媒體同行、田徑迷,基本都在《田徑大本營》這個公眾號上讀過他的文章。田兵還有一個真實的名字,竇雨佳。


在中國田徑隊進入冬訓后,竇雨佳也終于有時間回到國內,日前,在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時,竇雨佳回憶了2018年,談起了他在田徑這條路上獨自奔跑的故事。


中國田徑人的眼睛


在今年的所有賽事中,竇雨佳印象最深的當屬2018年雅加達亞運會。中國田徑隊最終斬獲12金12銀9銅,高居田徑項目獎牌榜榜首,竇雨佳全程采訪了此次比賽,對于中國隊的表現,他本人有不小的遺憾。


竇雨佳說:“這次的表現有好有壞吧,作為一次 ‘小考’,其實也暴露了一些問題。我也有些責任,既然他們是我的好朋友,我應該在備戰上給予他們更多的幫助,從這次亞運會角度講,我覺得沒做好。”


在竇雨佳看來,女子短跑項目,韋永麗是女子100米、200米、接力冠軍的不二人選,“可以說板上釘釘。”但是巴林歸化運動員奧迪昂的橫空出世,讓韋永麗與三枚金牌無緣,竇雨佳認為,這里面有自己的責任,“作為一名核心報道該項目的記者,我竟然對這個歸化運動員一無所知,此前都沒有報道過她,這個信息的缺失,是不應該的。”


竇雨佳向記者透露,作為韋永麗的好朋友,他會利用自己擅長、鉆研的領域,盡可能給予韋永麗幫助,“比如,我會經常找一些國際頂尖選手的視頻,我覺得可以作為她的榜樣,就定向發給她。常理來講,記者只是記錄、采訪比賽,只是旁觀者,但我想給他們更多幫助。”


2018年雅加達亞運會,竇雨佳擔任蘇炳添翻譯。


“有一個老同志和我說,說他去不了某個地方,我就是他的眼睛。”在竇雨佳看來,這句話是非常高的褒獎,也是他一直堅持的最大動力,“我比較自由,無牽無掛,我可以多出去看看,當然不是看熱鬧。總有有心的人,能夠從中獲得有用的信息,那我的價值就實現了。”


竇雨佳舉例,今年的陜西田徑公開賽,創新了很多形式,取得的效果也非常不錯,“這次比賽其實借鑒了很多美國田徑賽事的優點,我把在現場學習到的經驗,帶回來分享給他們,其實只需要一個想法,就能立竿見影。”


竇雨佳認為,中國田徑有很多行業的絕對權威,他們只是需要吸收一些外面的空氣,需要別人提供一些新思路,“提供思路的人,不是什么高人,只需要給他們打開窗戶,我就是這個打開窗戶的人,讓外面的空氣飛進來。”


歷久彌新的田徑夢


2003年至2007年,竇雨佳就讀于北京語言大學人文學院,他從學生時代起便充滿著傳奇色彩。除了校廣播臺臺長、院學生會主席等身份,他在田徑上付出的努力讓人矚目。


大一開始正式練習田徑,竇雨佳很快在短跑上達到國家二級運動員的水平,連續4屆校運動會男子100米決賽,他都沒讓冠軍旁落。


時隔多年談起那段經歷,竇雨佳坦言,“這有點像是提當年勇了。其實起步階段很差,大四達到準專業的水平,如果再有一些時間,能夠達到一級運動員的水平,我就算是完成夙愿了。但很可惜,在那時一畢業就要工作。直到現在看到年輕運動員,就會想到我的夢想沒有實現,所以希望幫助并見證他們圓夢。”


本科畢業之后,竇雨佳進入中國體育報工作,但他并沒有如愿成為田徑記者,負責的是體育時政和全民健身。盡管如此,他還是利用一切機會關注田徑。2007年的全國田徑錦標賽,他自費前往石家莊看比賽、采訪運動員,當年11月,他從編輯那里爭取到一次給“讀者點題”的專欄供稿的機會,采訪到了中國男子萬米紀錄保持者任龍云。


“諸如此類的事情,看似是 ‘曲線救國’,但在無形中,為我后來做《田徑大本營》做了大量的積累和儲備。”在中國體育報的6年記者經歷,雖然沒有直接和田徑打交道,但竇雨佳始終與田徑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。


竇雨佳赴非洲采訪。


2013年,由于一直無法得到一線采訪田徑的機會,加上那段時間對戲劇比較癡迷,竇雨佳報考過兩次中戲導演系,最后經過公開招聘,成為北京人民藝術劇院的一名演出策劃。直到2014年,微信公眾號開始興起,“由于當時在人藝也涉及策劃推廣宣傳,后來就想到,或許公眾號這個平臺可以實現我的田徑夢想,”《田徑大本營》應運而生。


田徑人的真正大本營


2014年9月25日開篇,最早的時候,受限于工作性質,《田徑大本營》的大部分內容以回顧田徑歷史、整理田徑數據為主。2015年3月,全國室內田徑錦標賽在北京體育大學進行,竇雨佳第一次以《田徑大本營》記者的身份出去采訪。


那段時間,《田徑大本營》獲得了一定的關注度,但相對有限,“15年3月的時候,才到1萬粉絲。2015年北京田徑世錦賽期間,粉絲數也不是特別多,直到2016年里約奧運會期間,因為第一次以自媒體身份采訪奧運會的話題,粉絲數才出現快速增長。”


不過,竇雨佳并不是在《田徑大本營》打響名聲后才開始赴世界各地自費采訪。早在2016年初,當時他已經辭去了北京人民藝術劇院的工作,當年3月份,他第一次出國采訪田徑比賽。竇雨佳回憶,“當時室內田徑世錦賽在美國波特蘭進行,一查機票不貴,我沒有任何猶豫就去了。”


竇雨佳采訪博爾特父母。


2016年里約奧運會,竇雨佳的經歷在中國田徑圈傳播開來,《田徑大本營》的關注度明顯提升。2017年,他出國采訪的次數變得越來越頻繁,“春節剛過我就出國了,元宵節的時候,我在紐約看韋永麗、謝震業參加的一場比賽,當時比賽完一起過的元宵節。到后來的室內巡回賽、室內世錦賽,重要比賽幾乎沒落,下半年博爾特退役,我去了兩次博爾特的老家采訪。”


即將過去的2018年,無論是謝震業打破全國紀錄,還是蘇炳添兩次跑出9秒91,追平亞洲紀錄,竇雨佳都是唯一在場的中國記者。“因為我家里養著一條寵物狗,我一出差就得寄養它,寄養的賬單最客觀,我今年有一大半的時間都在外地或國外。”竇雨佳說。


報道田徑當作研究生課程


自始至終,竇雨佳都是一個人負責公眾號的更新維護,他始終堅持日更,這無疑給他帶來很多無形的壓力。竇雨佳回憶稱,“曾經有幾次,因為航班行程的時間很長,錯過了更新,當時有很多人私信問我。既然有人等,那我每天都發。”


當然,除了更新文章帶來的壓力,竇雨佳更多時候要面臨經濟上的挑戰。當記者提到,有沒有組建一個團隊的想法,竇雨佳回應:“我都還沒有賺錢,還在往里面砸錢。一個人的開銷都很吃力,自然沒有余力給別人支付工資。”


因此,為了支撐長期出國采訪的行程,同時保持平臺的獨立性,他會向一些其他網絡媒體供稿。此外,杜兆才擔任田管中心主任時,專門給竇雨佳撥了一部分經費,“覺得沒有哪家媒體是這么跟田徑的,重要比賽都在,而且都是獨家,從機動經費里每年撥給我一些,這在后來也就成了傳統。”


竇雨佳告訴記者,他把這當作研究生課程,“剛工作的時候,田徑于我有些遙不可及,現在有機會了,我就當是給研究生課程交學費了,所以金錢上在所不惜。”正是抱著這樣的態度,竇雨佳近期還豐富了報道形式,他拍攝、剪輯、配音一肩挑,同時編譯國外的視頻節目,“既然是研究生課程,就要多嘗試,找到最合適的呈現形式。”


新京報記者 徐邦印 編輯 張云鋒 校對 郭利琴

2018-12-24
女足 鄭智領銜亞洲杯10大謝幕老將,國足隊長依舊不可或缺
新京報訊(記者 徐曉帆)亞足聯官網今日評出最有可能在本屆亞洲杯上告別的10大老將,... <詳情>
2018-11-29
女足 巴薩新“三叉戟”表現可期,梅西有望加冕年度射手王
新京報訊(記者 鄧涵予)西甲第17輪,隨著登貝萊和梅西的先后破門,巴薩主場2比0擊... <詳情>